劉 茜
  其實撒胡椒面的“網格化”管理只能形成新的面子工程。有效的“網格化”管理應該投入足夠的人力物力重點針對外來人口集中的街道。因為隨著城市化的推進,人口流動性提升,近年來城市管理難題凸顯。如果在這些街道網格管理與出租屋管理結合在一起,一方面通過戶主來加強與外來人口的聯繫,另一方面網格員負責網格巡查和入戶採集,排查問題隱患並及時上報網格事件。這樣實施精細化管理服務,社區安全才能得以保障。
  今年六月廣州在開展試點兩年後全面鋪開社區“網格化”服務管理。大家都為政府投入越來越多的資源在與市民息息相關的民生事項上而鼓掌。然而“網格化”在鋪開一個多月後,一些先行先試的街區發現實現“網格化”,設施需要大量投入,而且人手不夠,花巨資的“網格化”設施也只能涼在一邊。
  在推行該項管理之初,據預計,全市網格化管理鋪開之後,平均200戶一個網格員,大約需要網格員1.2萬人。就有人問:到底實行網格化管理是節省了人手還是要增加人手,以及是節約經費還是增加經費?當時政府有關負責人樂觀地認為,居委會的人可以做網格員,不會增加太多人。
  然而據媒體報道白雲區景泰街隆康社區試點網格化管理一個多月,5名居委會工作人員兼職網格員。2700多戶只有5個網格員,繁雜的工作讓居委工作人員分身乏術,網格設施建起來了仍無法運作。
  其實這種狀況在以前試點的兩區普遍存在。筆者曾在黃埔區深入調查時發現,除人手有限,目前網格化服務管理平臺不能與現有的計生系統、出租屋系統等平臺聯網,做到資源共享,導致各個工作人員仍然按照各自的系統採集信息錄入,主動使用網格化服務管理平臺的積極性不高。另外,伴隨網格員發現的問題越多,行政部門在現有編製不變的情況下,無法高效解決問題。引起服務對象的不滿,而不配合網格員,“網格化”管理成為一廂情願等問題層出不窮。
  通過城市網格化管理信息平臺,實現市區聯動、資源共享的一種城市管理新模式,確實是非常理想的模式。然而“信息孤島”導致大量數據躺在庫房裡睡覺,硬件的投入因軟件不到位而浪費大量的財政資源。
  其次“網格化”在全廣州鋪開是一項非常浩大的工程,絕不是增加點網格員經費而已。按照有關方案,廣州全市近500萬戶居民將以200戶為單位劃分成大約2.5萬個“網格”。設備投入主要是平板電腦、信息系統等一次性投入,主要由區財政負擔,市財政幫扶。據瞭解,越秀區僅在六榕街網格化建設的硬件投入也有八十萬左右。而筆者在黃埔區瞭解到除了一條街道幾十萬投入外,區里還花了上百萬建成一個聯網的信息指揮中心。網格員還反映,本來處理事情人手就緊張,這個中心還經常為了應對上面的檢查和示範,還讓他們每天收集各種事例和數據而疲於奔命。
  200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奧斯特羅姆最重要的著作之一是《公共事務的治理之道》,此書特別關註了公共資源的分配與使用並因此而產生了重大影響。事實上,如何將公共資源用正確的方式(即更有效的方式)配置到正確的領域中(即最需要的領域)去,不浪費納稅人的錢,這是中國在政府治理轉型過程中遇到的問題和壓力。
  雖然“網格化”管理覆蓋面可謂不小,但有限的人力,加上分工不明確,致使城市管理只能疲於應付。如何談得上服務將更精細?而1600萬人口的大城市網格工程全面運作增加人手,新增人員的經費來自公共財政,而公共財政資源是非常有限的,如果長期支持這部分新增人員,是否具有可持續性?
  現代城市發展過程中在強調規劃的同時,還應該推崇自發秩序,城市秩序立足於社區,讓居民參與管理和塑造社區秩序,是實現城市良治的前提。中山大學社會工作碩士教育中心常務副主任賀立平表示,“網格化”管理要避免政府管得太細太具體。他認為,政府觀念需要轉變,在搭建網格化框架的同時,也要培育社區自治能力,“只有社區住戶自己最瞭解自己的需求,只有讓他們自己為社區負起責來,社區治理才能真正做到位。”
  “政府既要管,也要放,政府把社區當孩子一樣抱著,社區永遠無法學會自己走路。”賀立平表示,他建議政府應該用更多的資金引入專業的社工機構,“社區里一些家長里短的事情政府是很難管好的,只有受過專業訓練的社工才能真正幫居民解決問題。”
  其實撒胡椒面的“網格化”管理只能形成新的面子工程。有效的“網格化”管理應該投入足夠的人力物力重點針對外來人口集中的街道。因為隨著城市化的推進,人口流動性提升,近年來城市管理難題凸顯。如果在這些街道網格管理與出租屋管理結合在一起,一方面通過戶主來加強與外來人口的聯繫,另一方面網格員負責網格巡查和入戶採集,排查問題隱患並及時上報網格事件。這樣實施精細化管理服務,社區安全才能得以保障。
  (作者為南方日報記者)  (原標題:“網格化工程”不能全靠政府包辦)
創作者介紹

weotzwqmqwo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