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市客運交通管理處此前發佈了由江蘇省交通廳擬定的對“專車服務”相關問題的解釋。在解釋中,明確了私家車、掛靠車不可以加入專車服務,信息平臺不得為私家車、掛靠車等非租賃企業所屬車輛提供信息服務。條例發佈以來,客管部門共查到了2輛涉嫌違規營運的專車,均是滴滴專車所屬車輛。而此前,滴滴專車一直聲稱自己是“三方合作”,不會出現掛靠情況。昨天,滴滴專車也對此作出了回應。
  揚子晚報全媒體記者 徐媛園
  新聞事件
  兩輛專車涉嫌非法營運被暫扣
  11月23日,一輛載著五個人的別克商務,從怡華假日酒店駛到了中山陵。車到付款,於是乘客便開始用手機支付。不過,不知是網絡原因還是操作不熟悉,乘客支付了好幾次,都沒有成功。正在巡查的南京市客運交通管理處的稽查人員發現了這一現象,隨即要求車主出示行駛證件。但車主拒不出示。經過查詢,得知這輛車是私人所有,通過滴滴專車軟件平臺與乘客聯繫,並不具備營運資質。於是稽查人員對車輛進行了暫扣。
  11月28日,稽查大隊在機場,同樣發現了一輛安裝了專車軟件的福特蒙迪歐。當時車上的客人剛付完款。“是從鎖金村上車的,一共付了209元。”南京市客管處投訴處理中心陳剛主任說,當時駕駛員出示了行駛證件,但也是個人車輛,不具備營運資質,於是也暫扣車輛,作進一步的調查取證。
  如今十幾天過去,客管處投訴處理中心要求車主提供車輛過戶給租賃公司的證明,或三方協議,或相關營運資質證明,但兩位車主一直未能提供。記者從客管處瞭解到,如果兩位車主確屬掛靠營運,將被處以5000-50000元罰款。
  滴滴打車此前一直宣稱,滴滴專車都是“三方合作”,是在政府允許政策內,由租賃公司提供車輛、勞務公司提供駕駛員、約車平臺整合各方資源。但查處的兩輛專車,都是掛靠車輛,這無疑與滴滴的宣傳不符。昨天,記者聯繫了滴滴專車品牌服務部多位負責人。
  但給記者的反饋一直都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所以正在請示下一步如何來做”。一直到昨天晚上7點45分,滴滴品牌服務部媒介經理周長新才給出明確回覆:“我們現在正在排查,一旦發現還有其他掛靠車輛,會根據和租賃公司的合同,對租賃公司做出不同的處罰。如果一家公司被髮現屢次違約,會考慮是否解約。”不過,滴滴方面並沒有告訴記者具體的處罰措施。此外,對於記者提出的“如果發現駕駛員違規掛靠,是否會解聘”、“如何進行全國排查”等細節問題,滴滴方面表示,目前還沒有這方面的規範。不過滴滴方面也表示以後會逐步完善。
  記者調查
  執法部門坦言查處難
  記者昨天調查了8位出租車駕駛員和2位私家車駕駛員,問他們如果自己有車,願不願意去開專車,有6名出租車駕駛員都表示“願意”,但記者問到“願不願意把車過戶給租賃公司”後,所有的駕駛員都告訴記者“不願意”。而原因也出奇地一致:因為過戶以後,就屬於營運車輛,營運車輛對車子有報廢年限的要求,而私家車則只要通過年檢就可以繼續開。此外,過戶後保險的費率也不同,用車成本也增加了。“企業在擴張市場的階段,難免有一些掛靠車輛進來,不然車子的量不夠。”據知情人士透露。而在專車查處方面,稽查人員坦言並不容易。“私家車很多,很難從外觀上判斷哪輛是專車,”不過執法人員也有查處經驗,“一旦確定它不具備營運資質,肯定也要視情況給予處罰。”
  專家意見
  支持專車進入市場,但企業也應規範
  “專車進入南京市場,我們是舉雙手贊成的,”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說,“南京的出租車市場,目前被幾大公司壟斷,外面的企業想進也進不來,我們希望這樣的情況得到改變。”一位出租車駕駛員也給記者算過一筆賬,想在南京開出租,要預先投入10萬元買車和2萬元定金,而這十萬元,每月以返款的形式對駕駛員進行返還。“比如我是6700元/月的份子錢,那麼我實際的份子錢就是6700-1900=4800元,但2萬元則要一直等到退車的時候,才返給我。這是不是‘空手套白狼’?”該駕駛員說,“在份子錢里,包含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費用,比如調整費、二駕費等等,這些都是必須要交的嗎?”不僅如此,南京高檔出租車的份子錢也比較高。“所以我們希望專車能給市場帶來‘鯰魚效應’”,業內人士說,“但同時也希望企業能夠在創新模式下建立規範,杜絕侵害乘客利益和影響公眾出行秩序的非法營運的情況。”   (原標題:南京查處首輛非法營運“專車” 滴滴:正在組織全國排查)
創作者介紹

weotzwqmqwo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